伦敦陷落:中国喜迎国庆时,伦敦快顶不住了

国庆假期余额已尽,不知普天同庆的热烈氛围有没有激发大家努力工作?不过目测那些假期疯玩的小伙伴,重新面对繁重的工作,已经快要顶不住了。

然而这都不叫事,在中国人民欢度国庆之际,大洋彼岸的“狂风”快要把伦敦的房顶掀翻了。

莫非是东方古国的某新型作战力量打到了伦敦?

别误会,我们说的是义乌的新款马甲。

这两天,伦敦的画风是这样的:

还有这样的:

英国国会里一度是这样的:

唐宁街10号门外的风景一度变成了这样:

连星巴克门口都变成了这样:

而伦敦警察这几天都忙着加班呢:

坏消息是,这群人非但不走,还在伦敦搭起了帐篷,准备长住

形势严峻,伦敦警察们在无休无止的996加班面前似乎已经绝望了。这群不速之客迅速占领了伦敦的大街小巷,拉出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本来就深陷脱欧泥潭的鲍里斯首相这下子祸不单行了,不仅国会之中自身难保,北边的苏格兰还在趁机闹独立,如今连伦敦都快要沦陷了,大英正面临着严重的威胁。

占领伦敦的这群人名曰“灭绝叛乱”(Extinction Rebellion),好似“反叛的鲁路修”与“绝地武士”的合体,一看就是干大事的。

还记得在联合国中疯狂呼号的气候圣女格雷塔吗?格雷塔的气候罢课主张得到了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响应,这个“灭绝叛乱”组织与格雷塔同出一门,由一群来自全世界的激进生态主义者组成,并且在全世界60多个城市掀起抗议潮,相形之下,格雷塔小姐倒成了“温和派”。

十月伊始,这群人就从英国各地涌进伦敦,并扬言要封锁进入伦敦市中心的“每一条道路”,并计划要在伦敦坚持抗议14年,直到他们的诉求得到满足。

10月6号上午9点开始,抗议者试图瘫痪伦敦的公共交通。抗议风暴迅速席卷伦敦市中心各大知名地段。


在西敏寺及附近的英国政府机构外,抗议人群封锁了史密斯菲尔德市场,还试图关停西敏寺,瘫痪政府。而后又涌向伦敦机场,并要在那里驻扎三天。

抗议者还一度冲进国会,并在国会中上演了“裸体真人秀”。

伦敦上一次遭遇大规模抗议活动还是在今年4月份,那次活动也是由“灭绝叛乱”组织发起的。十月这次,他们动员起来的参与者人数是4月份的四倍。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伦敦警察已经逮捕了1100人,可抗议的势头有增无减。一位警视厅长官无奈的表示,示威者正在计划以更激进的姿态回应警察的弹压。


警察则禁止被逮捕的抗议者获得保释,但这也不能动摇抗议者的决心。上周日,他们攻占了伦敦南部的一栋建筑,获得了一些对抗警察的装备。然后三男七女便被破门而入的警察逮捕,并被指控蓄意引发公共骚乱。

伦敦并不是唯一遭遇“灭绝叛乱”组织大规模抗议活动的城市,实际上“灭绝叛乱”的“拆家风暴”已经席卷了纽约、悉尼、阿姆斯特丹、巴黎和其他城市

他们身着奇装异服,结成人墙封锁街道,用“血”喷射文物建筑,甚至还占领了纽约华尔街,给华尔街的金牛雕像泼上了红油漆。

如同“灭绝叛乱”英国分支封锁伦敦市中心,在纽约、华盛顿和芝加哥的抗议人群同样试图控制城区,尽管对面的美国警察要比英国警察凶悍很多。

看来不光是伦敦顶不住了,发达国家都快顶不住了。

那么这个掀起全球抗议风暴的“灭绝叛乱”究竟是何方神圣?

这个组织成立于2018年5月,本来是众多民间草根生态保护组织之一。但是当年十月,全球数百位生态环境学者联合发起了一项声明,呼吁各国政府减少能源消耗,保护生态,公开声援“灭绝叛乱”。

在声明中,科学家们写到:

“我们正处于第六次物种大规模灭绝阶段,每天都有大约200个物种灭绝。人类不能继续破坏自然和科学的基本法则而免于惩罚。如果我们继续我们当前的道路,我们种群的未来将是惨淡的。”

在声明末尾,科学家表示完全支持“灭绝叛乱”对政府提出的要求,并呼吁公民们与科学家团结起来,共同奋战。

这就厉害了。“灭绝叛乱”组织迅速壮大,在2018年,就在英国、美国、澳洲等地发动数次抗议活动。到2019年4月,英美澳各大知名城市悉数涌现出他们的身影。甚至连知名媒体人都出来给他们站台。目前,“灭绝叛乱”已经在全世界建立了485个分支机构,并成立了青少年组织

这个像病毒一样蔓延开来的生态保护组织并非号召大家去“植树造林”,其所有诉求都是奔着政府去的。“灭绝叛乱”的网站上长期挂着他们的“三大主张”。

第一,是要政府告诉民众气候与生态危机的“真相”,要求政府与其他机构一同交流改变的紧迫性。

第二,要求政府必须行动以阻止生物多样性减少,并于2025年实现温室气体零排放。

第三,在气候和生态正义的问题上,政府必须创建公民联盟,并受其领导。

如果说少女格雷塔的联合国“作秀”还只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那么“灭绝叛乱”的一言一行可算是把西方盛行的生态主义画皮扒了个底朝天。他们根本不是来呼吁大家保护环境的,而是和挤进议会政治的绿党一样,就是出来夺权的。

《卫报》近日专门刊文,探讨“灭绝叛乱”是“如何将全世界推向红色警戒”的。实际上“灭绝叛乱”的成功已经超越了其志愿者的努力。在狂热的流量推动之下,这群生态主义者把自己定义为“起义者”,等于直接把自己放到了历史的正确一面上。在道德制高点上,生态主义者可以调动公共舆论,向其他社会组织或个人肆意施压。其精神内核,根本就不是什么气候和生态关切,而是彻底的泛政治化社会狂热

在十月以来的抗议活动中,“灭绝叛乱”组织为自己发起的封锁城市行动贴上了“公民不服从”的标签。

中国人可能不咋熟悉这个口号,但是文艺青年们一定熟悉这个口号的创始人,就是《瓦尔登湖》的作者梭罗。

梭罗从哈佛大学毕业后,就跑到瓦尔登湖隐居。期间美国发动了入侵墨西哥的战争,而梭罗认为战争是不正义的,便拒绝纳税,于是就被联邦税警投入监狱。在监狱中,梭罗写下《论公民的不服从》,主张公民有权拒绝服从政府的非正义命令。

而“灭绝叛乱”组织打出这个旗号,无外乎将自己置于“正义”的一方,只要站稳道德制高点,无论如何在城市里搞破坏,都是“不服从”的英雄主义表现。

这还不是“灭绝叛乱”最荒谬的地方。实际上在西方当前愈演愈烈的政治对立环境下,利益集团利用大众舆论控制政治话语权已然不是什么新鲜事。“灭绝叛乱”除了手法激进了少许之外,大部分套路都是当今西方世界权力游戏的“常规模式”。

真正荒谬的是撑起“灭绝叛乱”的生态主义潮流。

作为对生态问题的关切,最早兴起于19世纪的生态主义,并不是一种科学实践主张(比如利用新能源技术减少碳排放,或者植树造林改善荒漠化等等)。生态主义更多牵绊着西方文化逻辑中对“正义”观念和“自然”观念的追索。说白了,人家就是来务虚喊口号的,不屑于身体力行的实干!

换言之,格雷塔也好,“灭绝叛乱”组织也罢,他们的行为艺术对于生态问题本来就是“毫无卵用”的,他们这么做并非要证明自己有用,而是要证明自己的“自然正义”观念。在他们的脑回路中,气候和生态危机的本质,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类的“道德堕落”与政治腐化,所以他们才不关心种不种树,他们只想通过这种方式挽救人类的“堕落”与政府的“非正义性”。

这种观念模式最早起源于古希腊时代。那个时候根本不存在什么气候与生态危机。在古典时代的西方思想传统中,“正义”与“善”往往是自然秩序的产物,到了近代早期,“人造”的政治观念才进入欧洲的视野。所以漫长的古典传统造就了“自然”与“正义”的关联性思维,于是人类的道德堕落同时也伴随着对自然的背离。

而在当代生态主义的语境下,其实就是把两者的逻辑顺序颠倒过来而已:生态问题是人类行为对自然的背离,其原因便是人类的道德堕落。至于工业污染、植被破坏、能源过度消耗这些人类经济活动造成的真正原因,统统被视为表象。

而且由于西方固有的基督教信仰,“善”与“恶”的对立往往指向彼岸世界,也就是末世之后的天堂和地狱。生态主义者们对生态危机的反复渲染,也并非指向我们记忆中的沙尘暴和PM2.5爆表。这些活在发达国家城市中的居民也并没多少机会目睹生态环境恶化的具体表现,他们脑子里的生态危机如同基督教的末日审判,也就是人类因道德堕落而陷入毁灭的境地,一如2012末日说,只不过换了个生态问题的表皮而已。

可想而知,在这种奇葩意识形态的浸淫下,显然不会有多少人能脑筋“正常”。比如说在此次伦敦抗议之中,就有人打出了这样的口号:

▲ 拒绝肉食和乳制品…

对于敏于行而讷于言的中国人而言,永远不可能与这些脑回路奇特的生态主义者达成共识。因为这已经脱离了生态环境问题本身,进入到文化逻辑差异的范畴了。

就好比这些拒绝肉食和乳制品的素食主义者,他们吃素并非出于实用,也不会关心对身体好不好,他们这么做只是单纯地相信自己的行为符合“自然正义”。

而他们对非素食主义者的敌意也来自这种“正义”观念下,对“非正义”行为的纠正冲动。一如中世纪的十字军对穆斯林发动圣战一样。你再去跟他们强调“实干兴邦”,无疑鸡同鸭讲。

当“灭绝叛乱”在西方世界掀起惊涛骇浪之时,我们也可以从精神现象学的角度去打量一下这群人。

他们正是在生态主义带来的激情下,以各种非理性方式宣泄自己的狂热,以至于伦敦陷落、巴黎陷落、纽约陷落…

这一激情不是别的,正是源于西方文明固有的精神秩序,也是支撑西方文明创建现代秩序,并将秩序输出到全世界的精神动力。当西方文明陷入停滞甚至塌陷时,无法向外输出的精神动力便会内卷化,最终反噬西方世界,这正是西方世界精神秩序崩塌的体现。

过去推动西方世界历史发展的文化逻辑,如今正在撕裂西方社会,破坏现代文明的成功,无异于一场清算自我的“大革命”,一旦“大革命”走向高潮,西方社会赖以维继的文化纽带便会就此瓦解。

“灭绝叛乱”这个威武霸气的名号也许就是这一过程的最好注解,失序的精神动力在文明秩序内部掀起各种叛乱,最终将推搡着文明走向灭绝。

表面上顶不住的是伦敦,而实际上顶不住的是整个西方文明

没看够???
关注蒋校长公众号
就能第一时间看到下一篇精彩内容啦

呐~
二维码在此

本文由石力铭为《蒋校长精选》独家撰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