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指挥官被生俘,战损率1:5,印度怎么就不知道疼?

解放军不轻易出手,出手必伤人。

拉偏架的苏联

1959年8月25日,在中印边境东段的朗久地区,双方爆发了第一次武装冲突,印军两人被击毙。

8月28日,31日,9月4日,尼赫鲁连续发表讲话,将中国的正当自卫颠倒黑白,说成是中方侵入印度领土并且率先开枪。

“毫无疑问,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件明白的侵略事件。”

周恩来致信尼赫鲁,表示中印边境问题是英国殖民带来的历史遗留问题,希望双方恪守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以互谅谅解、公平合理的态度解决边境问题。

但印度并未真诚的表现出解决问题的意愿,他们在等待苏联的态度。

我们也在观望苏联的态度。

即便9月9号苏联发表的《塔斯社声明》已经很明显偏袒了印度,即便当时的中苏关系已经出现了一定的罅隙,但我们还是希望中苏双方可以坐在一起,推心置腹的聊一聊。

赫鲁晓夫出席十周年国庆大典,就是一个契机。

▲ 1959年国庆大典当天,赫鲁晓夫与毛主席一起登上天安门城楼

1959年10月2日,赫鲁晓夫与毛主席在颐养堂内举行了正式的会谈,议题就是中国印边境的冲突问题。

拉偏架的赫鲁晓夫认为,印方在冲突中被击毙两人,而中方并未伤亡,因此是中方理亏。

陈毅马上怒不可遏的反击到:“你我都是战场上下来的人,谁死伤的多并不代表谁就对,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周恩来也毫不客气:“印度开枪射击6个小时以后我们才还击,冲突怎么能算是中国激化的呢?”

会议的氛围逐渐紧张起来。

到会议快要结束的时候,毛主席克制而坚决的说道:“我们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谁要欺负我们,那是不行的,谁都不行!”

会议在不和谐中草草结束,两天之后,赫鲁晓夫一行便提前结束了访华行程。

10月6日,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赫鲁晓夫发表了一场公开讲话,含沙射影的攻击中国:

“像公鸡好斗一样的热衷于战争,这是不理智的。”

苏联对中国的成见和对印方的偏袒迅速激化了局面,尼赫鲁认为如果双方摩擦进一步升级,“苏联将会与印度站在一起”。

他授意印军开始进一步的挑衅。

10月21日,空喀山地区。非法侵入的印军又一次逼近了我军的阵地。

在胜利山,印军以60人的优势兵力对13名边防战士形成了包围之势,并且向阵地开枪射击。在阵地前沿喊话警告的武清国当场中弹牺牲。

愤怒的边防军终于开火还击。

13人对60人。

以武清国一人的牺牲,取得的战果是击毙印军9人,伤3人,生俘7人。

“后退20公里!”

空喀山事件引起了中央领导人的高度重视。

1959年11月,毛主席同其它主要领导人就如何避免中印边境的流血冲突展开了讨论。

总参谋部和西藏军区认为,我军战士的愤怒情绪已经到达不可遏制的地步,双方爆发更大规模冲突的危险正在持续升级。

“一线指战员的命令是不率先开第一枪,但在前线执行时存在一定的困难......”

听到这里时,毛主席打断了汇报。

“我们有些同志打了几十年仗,还不懂得一个最起码的道理:两军战士一天到晚鼻子对着鼻子站在那里,手里都拿着枪,一扣扳机,子弹就打死人,这怎么能避免冲突?”

▲ 中印双方边境的武装对峙

荷枪实弹的对峙,每一次小规模的冲突都是在拱火,都是在堆积炸药,时间越久,爆发大规模冲突的风险就越大。

士兵也是人,也有感情也有脾气,更有着强烈的爱国感情和对敌人的愤慨,单纯的要求绝不先开第一枪,对我们的战士实在是太过于”残忍“。

所以毛主席的办法是:后退。提议双方各自后退20公里,如果印方还不干,我军单方面执行。

从1960年1月开始,中方下令采取了一系列非常措施:在中方实际控制线20公里以内,不开枪、不巡逻、不平叛、不打猎、不打靶、不演习、不爆破。

也就是说,边防军将活动区域从边境线内撤了20公里,对印军的一切挑衅“眼不见心不烦”,至于印军想要继续搞事情,那这20公里就是我们最后的底线。

在寸土必争的国境线上,我们以非凡的魄力和胸怀为印度留下了20公里纵深的缓冲带和隔离带。

国际舆论称:中国军队所具有的忍耐和克制,着实让人惊叹。

但是印度人读不懂,把我们的善良当作软弱,把我们的包容当做惧怕。

两年多的时间里,印方没有做出任何有诚意的让步,反而更加嚣张。

1960年4月,周恩来亲赴新德里与尼赫鲁就边境问题展开最高级别协商,尼赫鲁不仅不同意后退冷处理,反而要求将边境线推进,一口吃掉我国12.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 周恩来与尼赫鲁

1961年,中国多次向印度提出和谈建议,尼赫鲁全部拒绝。

1961年12月,印军发动果阿战役,三万印军在两天的时间里获得全胜,生俘3000葡军并收复长期被葡萄牙殖民者控制的果阿、达曼、第乌苏地区。

这是印度第一次打败了西方国家,而且还是这样摧枯拉朽一般的大胜。

即便双方的兵力对比是6:1,即便葡萄牙只是个弱小的三流西方国家,即便葡萄牙军队连坦克都没有,所谓的军队中很多人都是警察而已。

但尼赫鲁依然认为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印军也认为他们具备了“强悍的战斗力”。

膨胀的印军认为,在中国的边境冲突问题上,在面对中国人民解放军时,他们的战斗力依然是不可阻挡的。

所以,到了1962年,印度的挑衅又多次升级。

截止到1962年8月底,印度在中国境内已经部署了100多个据点,最近的据点离中国的哨所甚至只有几十米。

为了避免脸对脸的冲突,边防军已经按照毛主席的指示退后了20公里。印度竟然又一次把脸给凑了上来。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自卫反击战,扫了他

1962年10月18日,中南海颐年堂内。就中印双方的边境问题,毛主席主持了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扩大会议。

总参谋部的雷英夫和外交部的乔冠华介绍完形势之后,周恩来率先发言。

主持外交工作,向来温和的周总理这次也坐不住了,他坚定而强硬的认为:现在这个局面,不打不行了。

大家很快做出了决定:“既然尼赫鲁欺人太甚非打不可,那我们就奉陪。”

二十二年武装革命斗争加三年抗美援朝,从日本帝国主义到美械国民党军,再到最强大的联合国军,敢打仗,能打仗,打胜仗。

那是一代从枪林弹雨中打过来的领导人的决心与魄力。

毛主席为即将到来的这场战争定了性:自卫反击战。

“我们的反击是警告惩罚性质的,要告诉尼赫鲁和印度,用军事手段解决边境问题,他们是不行的。”

对印自卫反击战斗时间定在10月20日,总参谋部与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共同制定作战计划,前线总指挥为张国华。

▲ 1951年,张国华率军解放西藏,并担任西藏军区司令员

毛主席站在巨幅地图前,一手夹着烟,一手做了个搂住的手势,烟头快速而明亮的闪了几下,片刻之后,喷出一口浓烟,指着印军据点的大手在空中劈了一下,雄厚而大声的说道:

“扫了他!”

从大略方针到细枝末节,中央领导们尽力将两日后作战的每一个细节都考虑到,会议结束的时候,已是深夜。

多年之后,这场会议的细节被公开,最令人感慨而心潮澎湃的一席话仍然来自于毛主席。

他向一线指战员和战士们做了思想上的松绑。打赢,战功是部队的,万一输了,中央也能担的起这个后果。

“也许我们打不赢,那也没有办法,打不赢时,也不怨天怨地,只怨我们自己没有本事。最坏的结局无非是印度军队侵占了我国的领土西藏。但西藏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世人皆知,天经地义,永远不能改变的。总有一天,我们会夺回来。”

那是大战之前,一个国家最高领导人肩上扛起的责任。

“这样容易取的胜利,还是头一次”

10月19日,张国华进入前方指挥所。

为了力争初战必胜,总参制定的计划是稳字当先,先打其一点,确定吃掉一个营。

张国华则觉得,吃掉一个营几百人,不痛不痒,要吃掉一个旅,彻底打疼印度,打怕印度。

但总参认为,组织如此大规模的作战时间太紧了,需要将战役发起时间往后推两天。

在前线的张国华陷入了犹豫。

“我军一万多人已经进入了战场,在森林里隐蔽了一天一夜,不动烟火,再推迟两天很容易暴露,那时进攻还有什么突然性!”

听完了前线的汇报,张国华终于坚定了决心:“不再推迟,要让敌人没穿裤子就当俘虏。”

两种意见争论不下,反映到了中南海。

“他是前线指挥员,让他打嘛,打不好重来!”毛主席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拍板做出决定。

10月20日7点30分,解放军的火炮照亮了未亮的天空,克节朗的印军阵地上,铺天盖地的炮火倾泻下来。

▲ 解放军炮兵阵地

几轮炮火打击结束后,解放军发动进攻,9时30分,攻下印军的第一个据点。

我们用两年多的时间容忍退让,用两天的时间制定作战计划,只用两个小时的时间,就把印军打疼了。

到晚上8点,守卫阵地的印军,号称王牌旅的第7旅全面溃败撤退,克杰朗战役结束。

原计划3-5天的战役只用了1天,重创第七旅,歼敌1543人。

张国华笑着耸耸肩说:“这样容易取得的胜利,我当兵33年,还是头一次。”

第二天,张国华收到了中央的电令:越过麦克马洪线,乘胜追击!

10月22日,在哈东拉山口上,154团生擒第7旅旅长达尔维。

10月24日,周恩来又一次表达了我们愿意和谈的诚意,向印度提出了《停止武装冲突,重开谈判,和平解决边境问题》的三项建议。尼赫鲁又一次拒绝了我们。

成立战时政府,更换国防部长,更宣布全国处于“战争状态”,恼羞成怒的印军铆足了劲要找回颜面。

只是这一次,迎接他们的依旧还是惨败。

1962年11月16日,在西山口和邦迪拉一线,印军在此集结的四个旅8000余人发动了进攻。

这次我军后发制人,在陡峭的悬崖和茂密的丛林间穿插迂回,将印军阻隔包围后分别歼灭。

三天的时间,歼灭印军2173人,62旅旅长霍尔森·辛格被直接击毙,从10月20日到11月21日,短短31天内,全歼3个旅(第7旅,第62旅,炮兵第4旅),重创三个旅(第112旅、第48旅、第665旅),击毙、俘虏7000余人。

▲ 投降的印军士兵

而我军的损失为:阵亡722人,负伤697人。战损比超过5:1。

1963年2月,对印自卫反击战的汇报会结束后,军委秘书长罗瑞卿向毛主席送上了一份作战详报。在看过这份详报后,毛主席缓缓的说出了一句:

撼山易,撼解放军更难。

令人唏嘘的是,被俘虏的第7旅准将旅长达尔维,在多年后撰写了一本名为《喜马拉雅的失策》(The Himalayan Blunder)的回忆录,详细回忆了他在克杰朗战役中所犯的错误。

还有对印军不足的反思、对解放军战斗力的惊叹、以及他当俘虏期间的“美好回忆”。

后来,这本书被翻译成汉语,在成都军区内部出版,成为记录那一段历史最珍贵的资料。

而对印度人来说,在这一段属于他们的惨痛记忆中,他们得到的经验和教训或许还并不够。

最后,还是把老胡的一番劝诫送给印度吧。

“这一次,印度军人的死亡人数从3名增加至20名,多达17名受伤印度军人因得不到及时抢救而身亡,这反映了印度军队紧急救助伤员能力的严重落后,这并不是一支真正有现代高原作战能力的军队。”

千万不要把中国的克制误判为软弱,千万不要在中国面前傲慢自大。

中国确实不想与印度冲突,但决不怕冲突。希望印度不要忘记历史教训,保持自知之明。

若它在中印边境地区挑起更大冲突,对它自己和对地区都不可能有任何好处。

希望印度不要记吃不记打!


☞ 这次暴乱,会动摇美国国本吗?

 史上最放纵国王,让不列颠人装了一个世纪的“绅士”

 中美关系,将走向何方? 

 二战时期士兵除了战死沙场,居然还有一部分离奇死亡,真相令人深思

 新冠病毒到底从哪儿来?中科院这篇论文说出了“真相”


没看够?
关注蒋校长公众号

就能第一时间看到下一篇精彩内容啦

本文由权周&陈子良为蒋校长独家撰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