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疫情推上热搜的北京新发地,到底有多牛?

在北京生活过的人,多少都听过“新发地”这个地名,可能尽管没去过,但知道这是个规模很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6月的北京疫情,让这个批发市场成了全网关注的焦点。

让北京网友上头的除了对疫情走势的焦虑,还有外地网友对“新发地”地名的解释——

其实新发地这个名字已经叫了60多年,跟病毒一点关系都没有,就是个北京西南方向、四环外到五环之间的超级批发市场。

但这又不是个普通的市场,因为它实在太大了。

新发地市场占地面积1680亩,相当于157个足球场那么大,都划成车位,大约能停10万辆轿车。

除了蔬菜,这里还批发水果、牛羊肉、海鲜、调味品等等甚至还有个花卉市场。虽然远离市中心,但这里却是烟火气最旺的地方。

这里是“新鲜”、“丰富”、“实惠”的代名词,全北京2000多万人的吃菜问题,新发地功不可没。

在批发市场里,新发地绝对是中国的老大,不仅是中国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也是亚洲最大的,放眼全世界也能排到前三。

只是没想过有一天,新发地以这样的方式闻名全国。

看坟人小村落发展出来的街头市场

追溯“新发地”这个地名的出处,还得回到明清易代之际。今天的新发地紧挨着北京南苑,南苑这地儿在元、明、清三朝是皇帝狩猎的固定场所。

元代起蒙古人就把这里作为皇家狩猎区,明朝永乐皇帝沿用此地,并修建了长达60公里的围墙,名为“海子墙”。

皇家狩猎场必然需要专人看管,防止普通百姓越墙偷猎,也防止“沧海遗珠”来认爸爸。

人多了就会形成村落,新发地村就位于海子墙的西北角。

但在明末清初时海子墙无人管理,一些京郊居住的看坟人就在这里自建住房,这里离坟地和看坟人的居住地都不算太远,因此“新坟地”一名就落在这里,且一用就是300多年。

到1958年,这一大片坟地被夷平,大量闲置土地被开辟为新的农田,而旧名称“新坟地”也顺势改名为“新发地”。

到了改革开放初期,那时北京城区的范围还很小,只有东城、西城、宣武、崇文,面积大约就是现在二环路多一点点。海淀、朝阳、丰台、石景山这些大区属于近郊,通州、昌平、大兴、房山则为县。

80年代初“市场经济”兴起,区别于“计划经济”这个宏观经济概念,市场经济非常利于北京近郊利用地理优势,开办各种“大市场”。

北京现在比较有名的大市场都在这一时期兴起,比如:十里河、大钟寺、四季青、北沙滩都有大型家居建材批发市场,潘家园的古玩市场,大红门、动物园有窗帘布艺批发市场和服装批发市场,玉泉营的花卉批发市场,菜户营(后搬到花乡)的二手车交易市场,中关村的电子产品批发交易市场,天意、天外天、金五星这类小商品批发市场,而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以新发地最为出名。

这些环绕北京城区的各类市场都有其高光时刻,不过时过境迁,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市场需求的变化,这些市场或转型或关闭或拆迁,比如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天意小商品批发市场、大钟寺农贸市场在近几年都取消了。

但无论北京再怎么发展、升级、转型,在这里生活着的2000多万人总是要吃饭吃水果的。

农副产品的刚需不能动摇。

而作为一个超级城市,庞大的需求量使得这座城市的水果蔬菜肉禽蛋海鲜必定要依赖北京之外的地区供应。

所以和那些衰落消失的北京大型批发市场不同,新发地批发市场作为纽带,规模越来越大,在2003年前后,新发地还迎来了一次飞速扩张。

根据近年来丰台区的规划,新发地地区还有可能继续扩大批发市场规模。

今天的新发地有多牛?

很多城里的老人家还有带着小拉车坐公交车来新发地买菜的爱好;而新发地本身也有业务员向北京城区便民菜店直供蔬菜、水果;大货司机驾驶的超长货车本身就有1秒把马路堵死的优势。

大!就是新发地最大的特点,网传“如果你第一次去新发地没有迷路,那你一定去了假的新发地”!

开车从南四环到南五环,这一路上有近一半的路程都属于新发地的地界,光大门就有15个,并且每个大门都能让大型挂车通行无阻!开车逛新发地都要开好久,更别想着步行逛完。

在新发地,每一辆大型挂车都是一个摊位,农民、商贩把车开到指定地点就能开卖,每个品类都有专属的交易区域,比如想批发冬瓜,这里有一整条街就只卖冬瓜。

把新发地市场的地图放大,你会惊奇地发现这个市场里别有洞天。不仅仅是蔬菜,每一类水果都有专属的片区——

想批发木瓜、香蕉这类热带水果,就去海南厅;

想批发干果、西北水果就去甘肃厅。

除了蔬菜、水果,这个超级批发市场还有一小片区域用来顺便批发肉类海鲜,而新发地的这个“顺便”可了不得,单单是这个卖猪肉的区域,无论是占地还是吞吐量,分分钟就已经秒杀国内大多数肉类批发市场了。

这里的肉类价格大约比超市便宜40%左右,比如猪肉一斤要20块钱,牛肉33块一斤。

每天凌晨1:00~6:00,是新发地最忙碌的时段。

挂着露水的菜叶子绿得发亮,新鲜甜美的水果被搬出冷室泛起健康的雾气,人来人往,叫卖、吆喝声此起彼伏。

通常,天亮前就完成了交易,当这座城市大部分开始醒来准备上班时,新发地的商贩们都忙着下班了。

从新发地批发出去的蔬果会被送到各个餐馆、超市、食堂,供这座城市80%以上的人食用。

卸下这些蔬果的大货车会在当天返回产地,开始准备下一趟的运输。周而复始,全年无休!

习惯早起的大爷大妈把这里当做天堂,勤快点儿的年轻人在新发地早早地实现了水果自由——

在新发地真的可以买到很便宜的蔬菜和水果,以至于不少人会开着车去囤货。

像车厘子这类“水果贵族”,在新发地都能以低于市区水果超市的价格拿到手。不仅仅是便宜,这里品类也很齐全,不管多小众的水果、蔬菜,你都能在新发地买到!

新发地的名气不仅仅是因为面积大、品类齐全,而是因为这里是全亚洲最大的蔬菜交易中心,也因此成了全国蔬菜交易的风向标。

许多做果蔬批发生意的小老板,自家店里定价就是根据新发地每天的市场价来波动的!

根据新发地市场官网介绍,这座市场现占地1680亩,管理人员1500名,固定摊位2000个左右、定点客户4000多家。

新发地日吞吐蔬菜1.8万吨;

果品2万吨;

生猪3000多头;

羊1500多只;

牛150多头;

水产1500多吨。

2019年,新发地市场全年交易量高达1749万吨,交易额1319亿元人民币。

在全国的农产品批发市场中,新发地市场交易量、交易额已连续十七年双居全国第一。

生活在北京的我们,吃的每一口菜、肉,大概率都是从这里批发出来的。

这么大的名气就连BBC都称它为“北京饮食文化的灵魂”。

在前几年的迅速扩张之后,新发地在整个北京开设了150多家便民菜店,还为这些菜店开通了蔬菜直通车业务,覆盖北京上千个小区,方便大家买菜!

服务宗旨就是:把新发地市场搬到您的家门口!

“新发地”三个字早就成了北京百姓日常生活里的排面!

对于常年生活在北京的人们来说,新发地也是地标一样的存在。

除了北京,全国各地也分布着不少“新发地”。其中以黄淮海平原地区为集中,比如河北高碑店、保定、盐山、长垣、亳州、泗县、蒙城、宿松、兰考等地。

蒙东的赤峰、晋北的大同、河西走廊的武威、海南岛的琼海、四川盆地的资中、辽东的大连等地也能看到“新发地”的招牌。

▲ 图片源自地球知识局

当然,名气大了之后也会遭遇仿冒。

除了这些和北京总部具有关系的“新发地”外,各地还有许多山寨版“新发地”,有些或许是和北京新发地有上下游产业链关系,更大的可能是并无关系,单纯想借着新发地的知名度攀附名号。

毕竟,在农贸市场行业,“新发地”真的太出名了。

新发地作为北京的菜篮子,在很多人眼里怎么看怎么像国企,但新发地其实是一家集体企业变身的家族企业。

新发地真正的突飞猛进,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作为一个小有名气的村子,就像江苏的华西村、安徽的小岗村、河南的南街村一样,每一个明星村的崛起都离不开一个智慧、强悍的书记。

新发地的崛起,自然也离不开当时的村书记——张玉玺。

张玉玺的商业帝国

新发地批发市场出具规模是在上世纪80年代,同一辈的市场里,新发地的家底儿不是最厚的,却是越活越好的。

80年代中期,价格管制刚刚放松,新发地因为守着京开高速,这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吸引了不少农民在这里自发摆摊售卖蔬菜蔬果,渐渐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大型露天马路市场。

就像我们见过的大多数早市、菜市场一样,摆摊的人多了,走路都没地儿下脚。当时菜农乱哄哄地聚在一堆,把路堵得公共汽车都过不去,摆摊的离开之后,地上一片狼藉。

▲ 早市过后,一地狼藉

这个小市场可让当时的乡干部张玉玺头大,阻塞交通、破坏环境,换谁来管理都会头疼。那时候张玉玺清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带人去市场撵人,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张玉玺一露脸,小贩们火速卷铺盖撤退,他一离开,小贩们就又悄悄回来了。几个回合下来张玉玺更头大了。

这时候,丰台区工商所的一位所长找到张玉玺,跟他提议:何不因势利导,直接搞一个市场?既解决了南城农民卖菜的困难,也向其他大型市场看齐,顺应一下市场经济。

在参观了太平庄、大钟寺这些农贸市场之后,张玉玺决定开干!

1988年,在丰台区政府的支持下,仅靠15个人、15万元、15亩地起家的小农贸市场新发地,就在张玉玺的指挥下张罗起来了,张玉玺也被正式任命为这个市场的总经理。

铁丝粗网做围墙,三轮板车做货架,“新发地农贸市场欢迎您”的简易牌子下,人们摩肩接踵,蔬菜生意红红火火热闹万分。

这就是当时的新发地。

市场建立起来之后,张玉玺制定了一个市场收费标准,也让他第一次有了做企业家的感觉——每个摊位收个块八毛的,结果到1991年底一算账,一年收入竟有110万!那可是90年代的110万!

这笔巨额收入,让心思活络的张玉玺感觉到应该把这个市场当个大企业,好好研究这个行业了,他决定,要搞大的。

为了完善这个市场的秩序与建设,张玉玺没少做功课:假扮商户、供应商、批发商。

到了1992年,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市场管理费净收入已高达到二百多万元,站在历史的这一端回看,这一切对于张玉玺来说还只是刚刚开始。

经过30年的发展,新发地市场已从当初的占地15亩扩展到1680亩,管理人员从最初的15人扩张至1700多名,已成为北京乃至亚洲交易规模最大的专业农产品批发市场。

区别于其他市场,新发地给商户们盖了房子。

从2001年到2010年,新发地陆续建立了4个社区,为商户们提供了1200多套租住房,在紧邻市场的地方给商户们提供了安身之所。

这就是“新发地市场经营者乐园”,不过是有门槛的,只有家庭贫困或者业绩出色的商户才有资格租住。

新发地市场崛起的同时,张玉玺家族的商业王国也已经成型。

▲ 图片来自华商韬略

近年来,张玉玺已经不再担任村书记,与张玉玺同姓的张伟接任新发地村书记一职,不知二者真正的关系是怎样的。

但能看到在一些媒体报道中,张伟是张玉玺的外甥。同时,张伟也是新发地村办集体企业新发地联合公司的总经理。新发地农副产品批发中心(农产品流通)、北京丰泰房地产开发公司(房地产)都是该企业的全资子公司。

最近风口浪尖上的张月琳是张玉玺的儿子,重权在握的他名下担任法人代表的公司就有9家,他还是新发地农副产品批发中心的总经理、北京新发地农产品电子商务中心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市新发地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经理。

▲ 图片来自华商韬略

除此之外,张玉玺的妻弟、外甥及其他亲友皆在名下公司任职。

比如张玉玺的妻弟杨洪杰,是新发地天娇俊园党支部书记,高碑店分场副总;杨洪凯是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副董事长;杨洪斌任新发地宏业投资中心副董事长。

不过北京的新一轮疫情,让这个以家族为核心的商业帝国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与挑战。

写在最后:

从新坟地到新发地,从帝王猎场、菜园子到八九十年代民间蔬菜市场,再到如今亚洲最大的蔬菜交易中心、全国蔬菜交易的风向标,新发地整整忙碌了百余年。

如果你见过北京各类市场在城市进化过程中被整饬消失,也许就会明白新发地能活到今天并且持续壮大有多不容易。

如果说寻常路边摊是人间的烟火气,那新发地就是万丈豪气。

这里真正为人们津津乐道的原因,也许不仅在于它源源不断地输出北京居民日常所需的食材,它也为这座城市的烟火气、安全感提供了能量与底气,不仅抓住了北京居民的胃,也抓住了大家的心。

等疫情过去了,不妨一起去新发地囤一波实惠,也痛痛快快地迷路一次!

资料来源:

[1] 知乎:食通社:《你见过凌晨三点的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吗?》

[2] 华商韬略:《儿子被免,疫情动摇新发地之王张玉玺家族,迁出北京或迎最佳时机》

[3] 唐唐频道:《因疫情上热搜的背景新发地,我却为它自豪!》


☞ 这次暴乱,会动摇美国国本吗?

 史上最放纵国王,让不列颠人装了一个世纪的“绅士”

 中美关系,将走向何方? 

 二战时期士兵除了战死沙场,居然还有一部分离奇死亡,真相令人深思

 新冠病毒到底从哪儿来?中科院这篇论文说出了“真相”


没看够?
关注蒋校长公众号

就能第一时间看到下一篇精彩内容啦

本文由鹿班长为蒋校长独家撰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