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都快掰折了,老蒋今天掐指再给川普“算一卦”

众所周知,2018年的世界形势纷乱繁杂。而之所以会这样,美国在其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


毫不夸张的说,对2019年的美国做出一个比较靠谱的预估,对预测2019年的世界形势将有极大帮助。


在我看来,能不能做到这点,关键就在于能否搞懂美国2018年的行事逻辑。



那么,美国2018年的行事逻辑和特征,到底是个什么样呢?对此,我将其归纳为“三化一操”


首先,焦虑化


虽然在2018年以前,美国亦未放弃过对中国的打压遏制,但2018年最大的不同,就在于美国官方明确将中国列为了“对手”,而且隐隐将中国的威胁程度排在了俄罗斯之上。



说实话,这种情况非常罕见,也非常不可思议。


要知道,中国的最高领导人已然不止一次对美国表示出善意。为了规避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中国更是付出了无数努力。


就拿当下的中美贸易摩擦来说,中国从没单方面升级过摩擦,所有的应对,遵循的都是对等原则。而且为了解决此次摩擦,中国更是表露出了最大的耐心和诚意。


虽说基于自身的霸权考虑,只要中国在发展,美国依旧会将中国视为“对手”,但当下这种“过度焦虑”明显不正常。


事实上,证明这点的证据有很多。


1月2日,美国国防部代理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Patrick Shanahan)正式走马上任。而这位新任代理国防部长入职第一天,便连说了三遍“中国”,以敦促军事部门的部长们记住这一所谓的“优先事项”。



美国的中国焦虑症到底有多严重,由此可见一斑。


常言说得好,“心病还须心药医”


对美国来说,想要化解当下的心病,药方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再无威胁。而想要让中国无威胁化,想方设法阻止中国在科技领域的快速进步,或者逼迫中国主动放弃攀升自身的科技树,无疑是重中之重。


只要这一诉求没有实现,那么显而易见,2019年的美国依旧不会消停。


不过,有些细节还是会变的。


2018年,美国政府主要通过搞贸易摩擦,以及故意针对中国高科技企业,来实现对中国的打压遏制。


但事实证明,这两种手段副作用极大。贸易摩擦不仅让美国的通胀压力激增,美国本土制造业企业亦因原材料和零配件价格高涨怨声载道,部分出口商品更是因此遭受池鱼之灾;而针对中国的高科技企业,作为相应产业链的重要供应商,美国部分高科技企业同样没能幸免。美股之所以在2018年表现不佳,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在于美国的高科技企业“很不给力”。



于是,在特朗普的一意孤行下,资本纷纷选择了重新站队,并最终导致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丢掉了众议院。


如此一来,特朗普在2018年里针对中国的一些手段,显然不能再轻易使用。


原因很简单,美国众议院有权弹劾总统。也就是说,如果特朗普继续无视那些既得利益阶层,特朗普绝对会成为继克林顿之后,又一位遭受弹劾的美国总统。而一旦遭受弹劾,特朗普的连任梦想,无疑将彻底破碎。


所以可以预见,在2019年,美国针对中国的贸易摩擦,以及针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打压,很可能会弱化许多。那种中国高科技企业倒霉,美国高科技企业连带着倒霉的情形,将很难再看到。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咱们可以高枕无忧了。


在我看来,情形恰恰相反。2019年里,咱们所面临的局势将非常凶险。


因为,在贸易摩擦牌和针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牌这两大手段不能轻易动用的情况下,美国手里能让中国“无法淡定”的筹码便只剩下一个,那就是……台湾牌。


而一旦美国不顾一切开始打台湾牌,则很可能爆发战争。而战争注定要有死伤!


事实上,美国在2019年伊始,便已经开始这么做。



咱们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在新年讲话中大幅提及台湾问题,又何尝不是在提前表明态度和决心,以打消美国政府和岛内某些政治势力的侥幸心理?


其次,保守化


2018年,由于美国利用“301”调查、“232”调查等手段,开始对包括盟友在内的众多国家举起贸易保护大棒,国际贸易自由化情形明显出现了严重倒退。


而美国之所以变得如此保守,“重铸制造业”乃是重要原因之一。


这么做不仅是为了对已经走偏的美国经济结构进行纠正,更是特朗普在兑现当初的竞选承诺。


所以不管是为了实现连任,还是为了实现“让美国再次伟大”的个人抱负,都决定了特朗普不会放弃“重铸制造业”这一目标。



而想要实现这一目标,2019年里,美国只会更加保守。


至于为何如此,原因并不复杂。


美国想要重铸制造业,好办法并不多,尤其在美联储坚决加息,美元不断升值的大背景下,想要实现这点更加困难。而特朗普当初的办法,乃是一边打兴奋剂(超级减税计划),一边搞贸易保护。


虽说这些做法招来很多诟病,但对美国重铸制造业却是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可惜,兴奋剂药效再好,也只能顶一时,而非一世。


在特朗普原本的计划中,是于2019年再补一针“兴奋剂”,这样一来,美国经济的火热情形足以撑到2020大选年。



可是,随着众议院失守,特朗普想给美国经济再来一针“兴奋剂”的打算明显是不成了。当初推出超级减税计划时,共和党便遭到了民主党的全力狙击。在共和党掌控众议院的情况下,该法案尚且险些没有通过,更何况众议院现在已经由民主党掌控?


另外,从现有的消息看,美联储2019年将继续加息,如果没有大的意外,美元仍会保持升值态势。


如此一来,特朗普“重铸制造业”这一目标就尴尬了。


没有了兴奋剂,美元又继续升值,只要稍微有点经济常识的人都明白,美国在2018年里重铸的那些制造业产能,已然成为了“大麻烦”。不对这些新扩张的产能进行保护,那么毫无疑问,这些新产能就是温室里的花朵,面对外来竞争将很难存活。


如果这些“花朵”凋谢了,它们在诞生之初产生的那些借贷怎么办?再度失业的工人们怎么办?



由此可见,如果不对好不容易露出“复兴”苗头的本土制造业进行保护,势必会引发严重的金融问题和社会问题。


所以,在2019年,美国是不会放弃贸易保护政策的。相反,随着超级减税计划的刺激效果渐渐消失,在下半年,美国经济下行的风险将非常大。到时,如果美国众议院仍不同意特朗普实施新减税计划,那么,特朗普很可能会变本加厉的设置贸易壁垒,进而为自家的“温室花朵”遮风挡雨。


总而言之,贸易保护对自由贸易,保守对开放,依旧会是2019年世界形势的主旋律之一!


再者,碎片化


2018年,美国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举动之一,就是不断“退群”。二战之后,原本由美国一手打造的国际秩序,亦因此变得支离破碎。



对此,特朗普给出的解释是“美国吃亏了”,但事实显然并非真的如此。


拿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来说。


冷战末期,美国在人权理事会中可谓风光无限,只要他觉得哪个国家不顺眼,就可以利用人权理事会,堂而皇之的给某个国家扣上一顶“不尊重人权”的大帽子,然后打着联合国的旗帜,实施各种封锁制裁。


可现在呢?


当美国准备为以色列军队杀伤巴勒斯坦普通民众一事进行洗白时,大多数国家却是站到了美国的对立面。


很显然,美国之所以吃亏了,最重要的原因,不是那些多边合作组织损害了美国的利益,而是随着美国实力的相对衰弱,他没法再像从前那样呼风唤雨了。这才是美国不断“退群”的根本原因所在。


因为只有这样,美国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实力优势,进而实现各个击破;只有这样,美国才能跳出藩篱,并打造出能让其利益最大化的新组织。


事实上,这种“碎片化”操作,已然让特朗普政府尝到了不少甜头。比如美国撕毁北美贸易协定后,依旧让加拿大和墨西哥签署了新的自贸协定。而这份新协议相对于旧协议,明显对美国更加有利。



所以可以预见,尝到甜头的特朗普政府,在2019年里,肯定会变本加厉的进行“碎片化”操作。旧有国际秩序注定会被美国进一步摧毁殆尽,世界势必会迎来新一轮的整合!


最后,操控油价


2018年,如果说有什么事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美国超越俄罗斯,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出口国”,绝对可以入选。


要知道,虽然有页岩油气革命助推,但美国的石油生产成本依旧达到了36美元左右,这一成本在众多产油国中并不算低。


换言之,如果正常竞争,美国想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出口国几乎是不可能的。毕竟,全球的石油需求近年来增长有限,美国多吃一口,别的产油国就要少吃一口。那些本国经济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国家,肯定会通过“薄利多销”来保住自己的市场份额,如此一来,国际油价自然很难上涨。而油价过低,美国石油生产商将很难承受的住。


可是,2018年的国际油价却并非如此发展。国际油价不仅没在低水平徘徊,反而一路猛涨,最高时,甚至突破了80美元大关。



而之所以会如此,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美国找借口将伊朗和委内瑞拉这两个能够出产大量低成本原油的国家狠狠按在了地上,以致于他们无法大量出口石油。


另外,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实行“减产保价”,亦是美国石油能够大肆抢占国际能源市场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然,在美国的算计中,油价亦不能涨的太狠,否则对美国恢复制造业将非常不利。


所以我们看到了,当伊朗的石油出口受到限制,国际油价因此暴涨后,特朗普直接喊话沙特,要求沙特带领欧佩克开始增产石油,以填补伊朗石油出口的空缺,进而平抑油价。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次操作明显用力过猛,油价是下来了,但降幅太大,反而重创了美国的石油产业。


无奈下,沙特只好厚着脸皮,再次联合俄罗斯,商讨实施“减产保价”的可能。


那么,在新的一年里,美国有可能放弃对伊朗、委内瑞拉等产油国的打压吗?


在我看来,答案无疑是否定的。


要知道,美国的页岩油气革命,有大量资本投入其中。如果页岩油气革命彻底破产,则意味着这些投入都会打水漂。


能源业对美国到底有多重要,我们不妨看看下面这些数据。


2008金融危机结束后,美国银行资产扩张最大的地方,就是能源行业。


据统计,美国能源行业已然成为最确定性的赚钱行业。比如雪佛龙公司,过去几年里,能源投资增加了3倍以上。


目前,美国的原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为美国的GDP年贡献近1.5万亿美元,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0%左右,而创造的就业岗位将近1000万个。


能源业对美国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想要让页岩油气革命不破产,就必须让其中的投资转化成实实在在的利润。


所以,美国的石油天然气必须出口,而且国际油价和天然气价格,不能低于美国页岩油气的生产成本,否则生产的越多,亏得越多,如此发展下去,未来会不会引爆金融市场暂且不说,美国那些向页岩油气革命投入巨资的能源企业,肯定会完蛋一批。


这个结果显然是共和党不愿看到的,因为美国的那些能源巨头们,几乎都是共和党的传统支持者。


另外,对于重视贸易逆差的特朗普来说,如果石油和天然气的出口受到了冲击,亦会令美国的贸易赤字进一步高企。


因此,可以预见,2019年的中东和拉美注定不会平静。只要还是共和党主政美国,委内瑞拉和伊朗这两大能够低成本生产石油的国家,其石油产能必然还会被美国死死按住。


而当委内瑞拉和伊朗被逼到绝境边缘时,其反击注定是鱼死网破式的孤注一掷!


所以,别看美国在2018年年末,突然决定从叙利亚撤军,好像马上就要刀枪入库,休养生息,但这注定是假象。


事实上,2019年,美国极有可能因为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孤注一掷而再次重装上阵!


2018年12月初,俄罗斯战略轰炸机降落于委内瑞拉境内,而且随后不久,便有消息传出,称委内瑞拉将允许俄罗斯在境内驻军。



如果该消息最终变成现实,那么毫无疑问,这件事的发展将向当年的“古巴导弹危机”无限趋近。


试问,真到了那时,美国能够对此坐视不理吗?


同样的,还有伊朗。


当美国宣布将让伊朗石油出口“归零”后,美国和伊朗的矛盾便已不可调和。而为了保证自身的石油出口,伊朗不仅拆除了油轮的定位器,更是用武装快艇进行护送。


作为回应,美国则是直接把第五舰队开到了波斯湾。


很显然,美国并没有让步的打算。


如此一来,伊朗怎么办?石油出口一旦真被“归零”,伊朗老百姓吃什么,喝什么?伊朗社会会不会陷入动荡?伊朗强硬派和温和派的矛盾会不会由此大爆发,完全就是未知数。


而伊朗一旦发生内乱,以美国对伊朗的长期敌视,像插手叙利亚事务那样,趁机军事干预伊朗局势,绝对大有可能。



以上,就是我对美国2019年的展望。


总的说来,只要还是特朗普执政,美国2018年诸多政策便还会延续下去。变的,只会是某些细节,以及某些行事手段。


当然,美国2019年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最起码,经济的下行将很难避免。


之所以会这样,不仅是因为美国的经济有问题,更是因为美国的政治有问题。


在我看来,特朗普当选对美国最大的伤害,就在于打破了民主党与共和党过往形成的默契。没有了这种默契,美国的政党恶斗便不可避免。


特朗普此前种下了“恶因”,当下自然只能吞下由此诞生的“苦果”


毫无疑问,在民主党掌控众议院后,很多事关美国国内事务,并会为特朗普带来大量选民支持的法案,注定无法通过。



换言之,2019年的美国国内很可能处于一塌糊涂的扯皮状态,而非2018年那样的烈火烹油、繁花似锦。因为只有这样,民主党才有可能在接下来的2020年,成功将特朗普拉下总统宝座。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2019年很可能是美国和特朗普同时跌跟头的年份。这是特朗普个人的悲哀,更是美国的悲哀!



为了更好服务铁友,老蒋加上了对本篇文章质量的打分,好坏您来说,铁友们手中的每一票可都是老蒋前进的动力啊,来,客官,打分吧。如果铁友对老蒋有意见,对老蒋不爽,希望老蒋改变的,也欢迎铁友在留言区畅所欲言。



精彩推荐

苍主任:呵呵,美国家门口要热闹了
风博士:讲个段子:开足马力往回捞,连人带鱼我都要!
平教授:同志们,今天才是我们的圣诞节!请大大方方说,毛主席万岁!
方敏:呦,中东那边又要乱了...


本文由苍主任为《蒋校长精选》独家撰稿,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与蒋校长无关,版权所有。


大国博弈,时政解析,每天在此开“蒋”

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


觉得文章不错,就给老蒋好看